返回
頂部
我們已發送驗證鏈接到您的郵箱,請查收并驗證
沒收到驗證郵件?請確認郵箱是否正確或 重新發送郵件
確定
產業行業政策訴訟TOP100招聘灣區IP動態職場人物前沿技術許可交易深度專題活動商標版權Oversea晨報董圖產品公司審查員說法官說首席知識產權官G40領袖律所機構企業專利

索賠2億元!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

訴訟
清嘉2個月前
索賠2億元!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

索賠2億元!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IPRdaily立場#


原標題: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索賠2億元


歷時三年的亨斯邁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案,終于塵埃落定。江蘇錦雞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雞股份”)于2020年5月17日發布公告稱,公司和全資子公司泰興錦云染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云公司”)于5月15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高院”)送達的《民事裁定書》,“高院”經過審查,認為亨斯邁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相關法律規定的情形。依照相關法律的規定,并于2020年3月27日分別作出民事裁定,裁定駁回亨斯邁先進材料(瑞士)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錦雞股份表示,此次兩份裁定結果均為駁回亨斯邁先進材料(瑞士)有限公司(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再審申請人)的再審申請,對公司本期利潤或期后利潤不產生影響。


記者查閱公告獲悉,亨斯邁公司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專利侵權訴訟,認為錦雞股份及子公司錦云公司部分活性黑染料侵犯了亨斯邁“偶氮染料及其制備方法與用途”(專利號:ZL00106403.7)及“活性染料混合物及其用途”(專利號:ZL200480003051.4)的專利權,并要求錦雞股份及子公司錦云公司賠償其自2010年起因實施涉案專利而取得的利潤共計人民幣2億元。


2018年9月12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就本案進行開庭審理。2018年10月29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亨斯邁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公司及錦云公司生產及銷售涉案產品侵犯其專利,并駁回亨斯邁的全部訴訟請求。2019年4月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亨斯邁上訴,維持原判。該判決為終審判決。


索賠2億元!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


資料顯示,亨斯邁是特殊化學品的全球制造商及營銷商,由Huntsman先生于1970年創立,今天發展成為美國最大的私人化工公司。亨斯邁最初因包裝方面的開拓創新而聞名,隨后在石化產品方面實現了快速而全面的發展。亨斯邁集團目前擁有超過12000名員工,以及運營機構遍布全球。亨斯邁在比利時艾沃堡、印度孟買、德克薩斯州伍德蘭茲和中國上海擁有超過12個研發工廠和先進技術中心,擁有約5000件已授權和正在審批的專利。亨斯邁于1983年進入中國聚氨酯領域。



附二審判決書:


亨斯邁先進材料(瑞士)有限公司與北京嘉惠爾貿易有限公司等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9)京民終45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亨斯邁先進材料(瑞士)有限公司,住所地瑞士聯邦巴塞爾市。

法定代表人:揚·勒隆,董事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程芳,北京市中倫(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永全,北京市寅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江蘇錦雞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泰興市泰興經濟開發區。

法定代表人:趙衛國,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孔繁文,北京允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秋林,北京允天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泰興錦云染料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泰興市泰興經濟開發區。

法定代表人:趙衛國,總經理、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孔繁文,北京允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秋林,北京允天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嘉惠爾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東城區。
法定代表人:藺媛,經理。


上訴人亨斯邁先進材料(瑞士)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亨斯邁公司)因與被上訴人江蘇錦雞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雞公司)、被上訴人泰興錦云染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云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以下簡稱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民初34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1月29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2019年2月28日,上訴人亨斯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姚芳、劉永全,被上訴人錦雞公司及被上訴人錦云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孔繁文、張秋林到本院接受了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亨斯邁公司上訴請求:依法撤銷原審判決,改判支持亨斯邁公司的訴訟請求或發回重審。事實和理由:一、亨斯邁公司先后于2015年及2017年公證購買了被控侵權產品。原審判決認定,亨斯邁公司于2015年購得的被控侵權產品雖系錦雞公司制造、錦云公司與北京嘉惠爾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惠爾公司)銷售,但2015年的被控侵權產品已過保質期,可能導致該產品的化合物結構發生變化或者使產品的組分產生不確定性,因此,上述被控侵權產品喪失了進行技術鑒定的基礎。原審判決據此認定,亨斯邁公司沒有盡到舉證義務,證明被控產品構成侵權,故駁回了亨斯邁公司的上訴請求。但是,除了2015年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以外,亨斯邁公司在原審程序中提交了多份證據,證明亨斯邁公司還在2017年購買了被控侵權產品,該批次產品的有效期截止時間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5月之間。原審判決完全忽視或遺漏了這一事實,未就2017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做任何認定和論述,構成重大事實遺漏。二、原審判決對于“過保質期即不符合技術鑒定條件”的認定存在重大程序瑕疵,且與事實嚴重不符。“過保質期即不符合技術鑒定條件”的觀點由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提出,但其未提供任何證據對前述觀點進行證明。在亨斯邁公司提出反駁證據的情況下,原審判決回避了對反駁證據的分析和評價。原審判決在論述被控侵權產品過保質期是否會導致產品組分發生變化時,僅僅說明是一種可能性,但是,原審判決卻在論述“可能性”的基礎上直接得出“過期產品即不符合技術鑒定條件”的結論,未經過任何技術論證,與事實和自然常識嚴重不符。三、原審判決未進行基本的技術事實查明、對質證意見的歸納存在明顯錯誤,導致認定侵權事實錯誤。原審判決對與侵權分析相關的技術事實并未進行任何查明,原審判決對亨斯邁公司質證意見的歸納與亨斯邁公司在庭審中發表的質證意見不符,與開庭筆錄的記載存在重大矛盾,存在明顯的程序錯誤。


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嘉惠爾公司在二審期間未作答辯。


亨斯邁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錦雞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許諾銷售,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立即停止銷售侵害ZL200480003051.4號“活性染料混合物及其用途”發明專利權的染料產品的行為;2、判令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共同賠償亨斯邁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1億元;3、判令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共同賠償亨斯邁公司為制止涉案侵權行為的合理支出人民幣50萬元(包括律師費人民幣35萬元、公證費人民幣5萬元、調查取證費人民幣10萬元);4、判令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答辯稱:1、亨斯邁公司的公證取證過程存在瑕疵,被控侵權產品并非系錦雞公司制造、錦云公司銷售;2、亨斯邁公司提交在案的檢測報告所針對的檢測樣品未經公證,該報告的結論不應作為定案依據;3、被控侵權產品已過期失效,不適宜重新進行檢測分析,亨斯邁公司應承擔未完成舉證責任及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4、依據亨斯邁公司的檢測報告,檢測樣品的黑色和橙色組分應為鹽,而非游離酸,未落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一方面,涉案專利原權利要求1要求保護含至少一個式(1)結構單元的偶氮染料,而修改后權利要求1則要求保護以游離羧酸和磺酸形式存在的式(2a)化合物,且在涉案專利的無效程序中,亨斯邁公司陳述了“證據2(US2175187)羧酸鹽作用與本專利不同”,故根據禁止反悔原則,亨斯邁公司不能將其曾刪除的羧酸鹽和磺酸鹽形式的式(2a)化合物,或其曾明確排除的羧酸鹽形式的式(2a)化合物重新納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另一方面,由涉案專利說明書中記載的實施例可見,在最后一步偶聯中,其系通過在弱酸性或弱堿性環境中獲得以鹽形式存在的產物,再通過加入濃鹽酸的方式將所述鹽產物轉化為游離酸產物,故根據捐獻原則,亨斯邁公司不能將其僅在說明書中描述而未概括到權利要求中的式(2a)化合物中羧基和磺基成鹽的技術方案納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5、亨斯邁公司主張的損害賠償數額過高,計算依據亦不合理。因此,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請求法院駁回亨斯邁公司的訴訟請求。


嘉惠爾公司一審期間未作答辯。


原審法院認定事實:


一、關于涉案專利的相關事實


涉案專利名稱為“活性染料混合物及其用途”,專利號為ZL200480003051.4,申請日為2004年1月27日,授權公告日為2010年1月20日,專利權人為亨斯邁公司。


2018年2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第35106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維持涉案專利有效。涉案專利現尚處有效期內。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見本判決附件。


二、被控侵權行為的相關事實


(一)關于錦雞公司制造、泰興錦云公司和嘉惠爾公司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相關事實


2015年5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長安公證處(以下簡稱長安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北京博維瑞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維瑞通公司)的代理人李金玉來到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財智國際大廈C座1606室,見到了自稱是嘉惠爾公司銷售經理路明遠的男士,并取得其名片一張。該名片顯示有“北京嘉惠爾貿易有限公司路明遠銷售經理,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財智國際大廈1606室,手機:150XXXXXXXX”等內容。李金玉從路明遠處取得銷售合同一份,并向路明遠現場支付貨款人民幣13600元,路明遠收款后為李金玉開具了編號為5629108的收款收據一張。該銷售合同所涉產品名稱為“深黑G”“黑JJS-R”“黑JJS-G”“黑C-G”“超級黑WNN”“黑WNN”,合同上蓋有博維瑞通公司和嘉惠爾公司的合同專用章,并有李金玉和路明遠的簽名。該收款收據蓋有嘉惠爾公司的財務專用章。隨后,上述一行人來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區馬連洼北路9號院紅鉆后院的速通物流公司,路明遠將在該物流公司現場提取的未開封的貨物十二箱交付給李金玉,包括標有“活性深黑G”“活性特深黑S-R300%,出廠批號:NO.14209029,生產日期:2014-12-12,有效期至:2016-12-11”“活性特深黑S-G300%,出廠批號:NO.15207030,生產日期:2015-04-22,有效期至:2017-04-21”“活性特深黑C-G300%,出廠批號:NO.05207031,生產日期:2015-04-27,有效期至:2017-04-26”“活性超級黑WNN200%,出廠批號:NO.15193105,生產日期:2015-04-23,有效期至:2017-04-22”“活性黑WNN200%,出廠批號:NO.15197012,生產日期:2015-04-22,有效期至:2017-04-21”字樣的貨物各兩箱,上述貨物每箱均標有商標“錦雞牌”,且顯示有“泰興市錦雞染料有限公司制造、泰興錦云染料有限公司經銷”等字樣。李金玉在該物流公司取得印有“速通物流”的名片一張,該名片顯示有“王鵬飛北京速通成達物流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上地西路最北邊G7入口京昌達物流園31號手機:159XXXXXXXX”等內容,其上有手寫的“馬連洼北路九號院紅鉆后院”字樣。上述貨物上貼附有單號為8000001988666速通物流單,其上顯示有“始發地泰興”“收件人唐海龍,單位名稱嘉惠爾貿易,收件詳細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林萃路京師園43號樓204室,聯系手機139XXXXXXXX”等內容。2015年5月12日,長安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博維瑞通公司的代理人陳輝在速通物流官方網站上查詢了單號為8000001988666的快件的物流信息,記錄顯示該快件于2015年5月3日離開高港分撥中心,2015年5月5日到達北京分撥中心,2015年5月6日被路明遠簽收。


2015年7月6日,長安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博維瑞通公司的代理人李金玉來到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財智國際大廈C座1606室,見到了自稱是嘉惠爾公司銷售經理路明遠的男士,并取得其名片一張。該名片顯示有“北京嘉惠爾貿易有限公司路明遠銷售經理,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財智國際大廈1606室,手機:150XXXXXXXX”等內容。李金玉從路明遠處取得銷售合同一份,并向路明遠現場支付貨款人民幣9300元,路明遠收款后為李金玉開具了編號為5629042的收款收據一張。該銷售合同所涉產品名稱為“活性黑EDQ”“活性黑KN-B”,合同上蓋有博維瑞通公司和嘉惠爾公司的合同專用章,并有李金玉和路明遠的簽名。該收款收據蓋有嘉惠爾公司的財務專用章。隨后,上述一行人來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上地西路最北邊G7入口京昌達物流園31號的北京速通成達物流公司,路明遠將在該物流公司現場提取的未開封的貨物八箱交付給李金玉,包括標有“活性黑KN-B100%”“活性黑EDQ200%,出廠批號:NO.14192001”字樣的貨物各四箱,上述貨物均標有商標“錦雞牌”,且顯示有“泰興市錦雞染料有限公司制造、泰興錦云染料有限公司經銷”等字樣。李金玉在該物流公司取得印有“北京速通成達物流公司”的名片一張,該名片顯示有“王鵬飛北京速通成達物流公司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上地西路最北邊G7入口京昌達物流園31號手機:159XXXXXXXX”等內容。上述貨物上貼附有單號為20000116216速通物流單,其上顯示有“始發地泰興”“目的地海淀一部”等內容。2015年7月7日,長安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博維瑞通公司的代理人李金玉在速通物流官方網站上查詢了單號為20000116216的快件的物流信息,記錄顯示該快件于2015年7月3日離開高港分撥中心,2015年7月5日到達北京分撥中心,2015年7月6日被唐海龍簽收。


一審庭審過程中,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認為,亨斯邁公司的公證取證過程存在瑕疵,被控侵權產品并非系錦雞公司制造、泰興錦云公司銷售。理由為:一方面,被控侵權產品的發貨地距離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的營業地址較遠,且實際收貨地為“海淀區”,而非物流單所顯示的“朝陽區”。另一方面,雖然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確認其曾向嘉惠爾公司銷售過名稱為“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的產品,但在嘉惠爾公司未到庭參加訴訟的情況下,亨斯邁公司對嘉惠爾公司從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購買上述產品的過程極為熟悉,可見其與博維瑞通公司、嘉惠爾公司系共同利益體,故被控侵權產品長時間、長距離脫離公證員以及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的控制而處于嘉惠爾公司的控制之下,存在被更換和掉包的可能性。


(二)關于錦雞公司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的相關事實


2017年3月15日、2018年8月20日,錦雞公司網站(www.jinjidyes.com)的“產品展示”欄目均顯示有被控侵權產品及其基本信息。


2018年8月20日,在阿里巴巴網(www.1688.com)首頁搜索“錦雞活性黑”,顯示有“雞澤縣順德染料經銷有限公司”等經銷商的產品展示信息,其所展示的產品包括被控侵權產品;在慧聰網(www.hc360.com)首頁搜索“錦雞活性黑”,顯示有“雞澤縣順德染料經銷有限公司”等經銷商的產品展示信息,其所展示的產品包括被控侵權產品。


一審庭審過程中,錦雞公司確認www.jinjidyes.com系其官方網站,但不認可“雞澤縣順德染料經銷有限公司”等系其經銷商。


(三)關于被控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保護范圍的相關事實


2015年6月2日,亨斯邁公司對“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六款染料產品的樣品進行了檢測。亨斯邁公司主張銷售染料產品時隨附產品小樣是商業慣例,上述檢測樣品系其于公證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過程中取得,系被控侵權產品的小樣。亨斯邁公司采用高效液相色譜(HPLC)、質譜、紫外可見光譜方法,將檢測樣品與已知化學結構的參照化合物GJC1138進行了對比檢測,檢測結果顯示,上述檢測樣品均含有化合物GJC1138。鑒于化合物GJC1138落入了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故被控侵權產品亦落入了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


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稱其認可亨斯邁公司的檢測水平和檢測能力,但認為:一方面,亨斯邁公司提交在案的檢測報告所針對的檢測樣品未經公證,該報告的結論不應作為定案依據;另一方面,依據亨斯邁公司的檢測報告,檢測樣品的黑色和橙色組分亦應為鹽,而非游離酸,未落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理由為:第一,涉案專利原權利要求1要求保護含至少一個式(1)結構單元的偶氮染料,而修改后權利要求1則要求保護以游離羧酸和磺酸形式存在的式(2a)化合物,且在涉案專利的無效程序中,亨斯邁公司陳述了“證據2(US2175187)羧酸鹽作用與本專利不同”,故根據禁止反悔原則,亨斯邁公司不能將其曾刪除的羧酸鹽和磺酸鹽形式的式(2a)化合物,或其曾明確排除的羧酸鹽形式的式(2a)化合物重新納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第二,由涉案專利說明書中記載的實施例可見,在最后一步偶聯中,其系通過在弱酸性或弱堿性環境中獲得以鹽形式存在的產物,再通過加入濃鹽酸的方式將所述鹽產物轉化為游離酸產物,故根據捐獻原則,亨斯邁公司不能將其僅在說明書中描述而未概括到權利要求中的式(2a)化合物中羧基和磺基成鹽的技術方案納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


亨斯邁公司主張,即便其提交的上述檢測報告不宜作為定案依據,亦可對被控侵權產品進行鑒定,并當庭提出對證據3、證據5的公證書所附之被控侵權產品進行司法鑒定的申請。


一審庭審過程中,亨斯邁公司、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均確認被控侵權產品已過保質期,但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認為,被控侵權產品屬于活性染料,具有活性反應基團,易與氨基、羥基等基團發生化學反應,被控侵權產品既已過期失效,即不適于對其檢測分析;亨斯邁公司則認為,即便被控侵權產品因已過保質期導致其活性成分有所降低,但不會對其組分產生重大影響。


(四)其他相關事實


一審庭審過程中,亨斯邁公司確認其在本案中主張的被控侵權產品為“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六款;錦雞公司確認其生產過名稱為“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的染料產品,“錦雞牌”系其注冊商標。


三、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抗辯的相關事實


2017年7月1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寧波市天一公證處(以下簡稱天一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錦雞公司的代理人陳道升來到位于寧波市鎮海區澥浦鎮北海路365號的寧波洪大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洪大公司)。陳道升提出購買三箱“活性黑EDQ”產品,洪大公司負責人同意發貨,并開具了單號為CK2017070059且蓋有寧波傳科科技有限公司發貨專用章的寧波市保稅區銳科化工有限公司送貨單,陳道升當場支付了費用,隨后收到貨物。


2017年7月2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無錫市梁溪公證處(以下簡稱梁溪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錦雞公司的代理人黃新宇來到位于無錫市紡城大道的五洲國際工業博覽城內標示為“佳可紙業地址:新世界F27-1”的店鋪。黃新宇稱其事先已與無錫錦溪化工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溪公司)聯系過購買事宜,并根據該工作人員指示到達上述地址。錦溪公司工作人員稱上述店鋪系其公司租用倉庫所在地。黃新宇以個人名義向錦溪公司購買了“活性特深黑C-G300%”“活性特深黑S-R300%”“活性超級黑WNN200%”商品各兩箱,后于2017年7月31日取得編號為19720530的發票一張。錦溪公司工作人員隨后從倉庫內取出標示為“活性特深黑C-G300%”“活性特深黑S-R300%”“活性超級黑WNN200%”的商品各兩箱。


2017年7月26日,梁溪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錦雞公司的代理人黃新宇來到位于無錫市西沈巷路以東、西石路以南一路邊無名倉庫。黃新宇稱其事先已與無錫昱星達染料化工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昱星達公司)聯系過購買事宜,并根據該工作人員指示到達上述地址。昱星達公司工作人員稱上述倉庫系其公司租用倉庫所在地。黃新宇以個人名義向昱星達公司購買了“活性黑WNN200%”“活性特深黑S-G300%”商品各三箱,并取得編號為14306481的發票一張。昱星達公司工作人員隨后從倉庫內取出標示為“活性黑WNN200%”“活性特深黑S-G300%”的商品各三箱。


2017年9月25日,梁溪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錦雞公司的代理人張紅武來到位于無錫市惠利筒紗染色廠旁的無名倉庫。張紅武稱其事先已與昱星達公司聯系過購買事宜,并根據該工作人員指示到達上述地址。昱星達公司工作人員稱上述倉庫系其公司租用倉庫所在地。張紅武以個人名義向昱星達公司提出購買“活性超級黑WNN200%”“活性黑WNN200%”“活性特深黑S-G300%”“活性特深黑C-G300%”商品各兩箱。昱星達公司工作人員從倉庫內取出標示為“活性超級黑WNN200%”“活性黑WNN200%”“活性特深黑S-G300%”的商品各兩箱,并開具了編號為14306482的發票一張。后昱星達公司工作人員稱其從其他銷售商處調取到“活性特深黑C-G300%”商品兩箱,張紅武以個人名義購買,并于2017年9月27日取得了編號為14306485的發票一張。


2017年9月30日,天一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錦雞公司的代理人張紅武來到位于寧波市鎮海區澥浦鎮北海路365號的洪大公司。張紅武提出購買“活性黑EDQ200%”“活性特深黑S-R300%”產品各兩箱,洪大公司負責人同意發貨,并開具了單號為CK2017070059且蓋有寧波傳科科技有限公司發貨專用章的送貨單。張紅武當場支付了費用,隨后收到貨物,并于2017年10月9日收到編號為06683186且蓋有寧波傳科科技有限公司發票專用章的發票一張。


2017年10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遼寧誠信公證處公證員及工作人員與錦雞公司代理人蘇金奇、沈陽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沈陽化工研究院)工作人員王洪慶來到位于沈陽市鐵西區沈遼東路8號的沈陽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B12號樓1樓車間內,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蘇省無錫市梁溪公證處封裝的9箱染料與天一公證處封裝的3箱染料進行了查驗,在確認封裝完好后,蘇金奇將上述12箱染料進行現場拆封,并送交沈陽化工研究院工作人員王洪慶。


2017年10月20日,沈陽化工研究院出具編號為JJ-EDQ-05193295-1、JJ-EDQ-17192002-1、JJ-S-R-17209017-1、JJ-S-R-15209020-1、JJ-C-G-07207065-1、JJ-C-G-15207070-1、JJ-WNN-17197027-1、JJ-WNN-15197027-1、JJ-WNN-17193380-1、JJ-WNN-15193332-1、JJ-S-G-15207068-1、JJ-S-G-17207107-1的樣品檢測報告,采用紅外吸收光譜(IR)及核磁共振波譜(13C-NMR)檢測方法,對錦雞公司2015年及2017年批次的“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共12份樣品進行了鑒定,結論為上述樣品均不含有Ar-(C=O)-官能團。


2017年11月16日、2017年11月21日,上海漢光知識產權數據科技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所依據沈陽化工研究院出具的上述12份樣品檢測報告的檢測結論,先后對錦雞公司2015年及2017年批次的“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共12份樣品是否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進行鑒定,鑒定意見為上述樣品的技術特征未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


四、賠償數額及合理支出確定的相關事實


亨斯邁公司主張的經濟損失為人民幣1億元,計算依據為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的侵權獲利。其中,錦雞公司侵權獲利的計算方法為:超級黑活性染料利潤=活性染料收入×活性染料毛利率×黑色活性染料在活性染料中占比×超級黑活性染料在黑色活性染料中占比。《江蘇錦雞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招股說明書(申報稿)》(以下簡稱《招股說明書》)顯示,錦雞公司主營業務收入全部來自活性染料產品,活性染料收入2015年為人民幣103708.76萬元,2016年為人民幣99313.84萬元,2017年1-6月為人民幣51617.95萬元,活性染料毛利率2015年為20.64%,2016年為26.37%,2017年1-6月為21%。亨斯邁公司認為,依據以上數據,可計算出錦雞公司活性染料毛利潤2015年為人民幣21405.49萬元,2016年為人民幣26189.06萬元,2017年1-6月為人民幣10839.77萬元,故錦雞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活性染料毛利潤總計人民幣5.84億元。同時,亨斯邁公司認為由證據13、16、23可知,黑色活性染料在活性染料中的占比可達60%,其在本案中選取50%作為計算依據;由證據14可知,超級黑活性染料在黑色活性染料中的占比可達41.5%-46.4%,其在本案中選取40%作為計算依據。即,錦雞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的侵權獲利為人民幣1.17億元。錦云公司侵權獲利的計算方法為:超級黑活性染料利潤=活性染料凈利潤×黑色活性染料在活性染料中占比×超級黑活性染料在黑色活性染料中占比。亨斯邁公司認為,由浙江傳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傳化)年報可知,2015年浙江傳化占有錦云公司9.09%的股權,當年應收股利為人民幣35035837.07元,故錦云公司2015年凈利潤為人民幣38543.28元。由前述《招股說明書》可知,錦云公司的主營業務為活性染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其2016年凈利潤為人民幣11028.72萬元,2017年1-6月凈利潤為人民幣4106.38萬元。即錦云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活性染料凈利潤總計人民幣5.37億元,計算可得錦云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的侵權獲利為人民幣1.07億元。綜上,亨斯邁公司認為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在2015年1月至2017年6月期間的侵權獲利總額為人民幣2.24億元。證據11、12、15、16、22、24均體現了錦雞公司、錦云公司通過實施涉案侵權行為獲利極大,亨斯邁公司在本案中僅主張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人民幣1億元。


亨斯邁公司主張的合理支出為人民幣50萬元,包括律師費人民幣35萬元、公證費人民幣5萬元、調查取證費人民幣10萬元,但未提交合理支出的相關證據。


上述事實,有亨斯邁公司、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提交的證據,庭審筆錄以及當事人陳述等在案佐證。


五、當事人舉證情況


亨斯邁公司在一審期間提交了以下證據:


第一組證據,證據1.1、ZL200480003051.4號發明專利著錄項目、繳費憑證,證據1.2、ZL200480003051.4號發明專利授權文本,證據17.1、ZL200480003051.4號發明專利登記薄副本,證據26.1、ZL200480003051.4號發明專利登記薄副本,證據27.1、第35106號無效宣告審查決定。


第二組證據,證據3、(2015)京長安內經證字第8677號公證書、附件及被控侵權產品,證據4、(2015)京長安內經證字第15638號公證書、附件及被控侵權產品,證據5、(2015)京長安內經證字第9160號公證書及附件,證據6、(2015)京長安內經證字第15639號公證書及附件,證據7、(2017)滬東證經字第5088號公證書及附件,證據9、錦雞公司官方網站網頁打印件,證據10、阿里巴巴網、淘寶網、慧聰網網頁打印件,證據19、(2017)滬黃證經字第11188號公證書,證據20、(2017)滬黃證經字第11122號公證書及附件,證據29、(2018)滬東證經字第15466號公證書,證據30、(2018)滬東證經字第15467號公證書,證據31、中華人民共和國河北省邢臺市南和縣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簡稱南和縣工商行政管理局)回函及南工商處字[2018]1號案件的案卷材料,證據32、針對河北省雞澤縣城隍鄉廢舊染料市場及康志剛、秦瑞普、秦現少、高歡的調查報告。


第三組證據,證據8、分析測試報告及宣誓書,證據18、證據8的中文翻譯件,證據21、分析測試報告、宣誓書及其中文翻譯件,證據28、(2007)滬一中民五(知)初字第364號民事判決書、(2013)滬高民三(知)終字第71號民事判決書、(2016)最高法民申3164號民事裁定書。


第四組證據,證據11、浙江傳化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至2017年第一季度的年度報告,證據12、2008年至2015年中國染料工業年鑒,證據13、200410066669.7等中國專利的授權文本,證據14、中國活性染料市場調研報告及其中文翻譯件,證據15、中國染料工業網、智聯招聘網等網站關于錦雞公司、錦云公司介紹的網頁打印件,證據16、200510047136.9等中國專利的授權文本或申請文本,證據22、201410830157.7號、201611103391.5號專利的申請文本,證據23、201610153397.7等中國專利的授權文本,證據24、傳化智聯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2018年年度報告,證據25、江蘇錦雞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招股說明書(申報稿)。


其中,第一組證據用以證明亨斯邁公司系涉案專利的專利權人,涉案專利尚處于保護期內,以及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經庭審質證,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均無異議,但認為應根據捐獻原則確定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即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僅保護以游離羧酸和磺酸形式存在的式(1a)化合物及以游離磺酸形式存在的式(2)化合物的混合物。第二組證據用以證明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實施了涉案侵權行為。庭審過程中,亨斯邁公司主張證據3-6用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系錦雞公司制造,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銷售;證據7、9、29用以證明錦雞公司在其官方網站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證據10、30用以證明在淘寶網等多家網絡平臺上仍有多家經銷商許諾銷售錦雞公司制造的被控侵權產品;證據19、20、31、32用以證明涉案侵權行為直至2017年8月29日仍在持續。經庭審質證,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認可除證據10和證據30外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但認為其無法達到證明目的。第三組證據用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經庭審質證,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認可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但認為其無法達到證明目的。第四組證據用以證明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的侵權獲利。經庭審質證,錦雞公司、錦云公司認可除證據14外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但認為其無法達到證明目的。


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在一審期間提交了以下證據:反證1-3、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名下的專利、專利申請、其他科學技術成果以及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所獲得的相關榮譽;反證4、錦雞公司染料產品目錄;反證5-9、錦雞公司關于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標準;反證14、(2017)遼誠證民字第2422號公證書;反證15、(2017)遼誠證民字第2420號公證書;反證16、(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4號公證書;反證17、(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5號公證書;反證18、(2017)遼誠證民字第2421號公證書;反證19、(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3號公證書;反證20、(2017)遼誠證民字第2423號公證書;反證21、(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2號公證書;反證22、(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9號公證書;反證23、(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6號公證書;反證24、(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7號公證書;反證25、(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8號公證書;反證28、關于染料產品標志、標簽、包裝、運輸和貯存的中國國家標準GB/T25810-2010;反證29、南工商處字[2018]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反證30、(2017)浙甬天證民字第4969號公證書;反證31、(2017)錫梁證經內字第2740號公證書;反證32、(2017)錫梁證經內字第2741號公證書;反證33、(2017)錫梁證經內字第3696號公證書;反證34、(2017)浙甬天證民字第6816號公證書;反證35、(2017)遼誠證民字第2411號公證書;反證36、(2017)滬漢光知鑒字第(9-1)號鑒定意見書;反證37、(2017)滬漢光知鑒字第(9-1)號鑒定意見書附件(3-15);反證38、(2017)滬漢光知鑒字第(9-2)號鑒定意見書;反證39、(2017)滬漢光知鑒字第(9-2)號鑒定意見書附件(3-15)。其中,反證1-3、4、5-9用以證明錦雞公司具有自主研發并制造染料產品的能力,被控侵權產品的技術標準亦不同于涉案專利的技術方案;反證28、29用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并非系錦雞公司制造、錦云公司銷售;反證14-25、30-39用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未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經庭審質證,亨斯邁公司認可除反證28外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但不認可其關聯性及證明目的。


經一審庭審審查,除證據10、證據14、反證28外,亨斯邁公司以及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提交的上述證據復印件與原件一致,對其真實性一審法院予以確認。


嘉惠爾公司在一審期間未提交任何證據。


一審法院認為:涉案專利至本案作出一審判決之時尚處有效期內,故亨斯邁公司基于涉案專利所享有的專利權依法應當予以保護。鑒于錦雞公司明確認可其曾于官方網站上展示被控侵權產品及其產品信息,經審查,法院對此予以確認。根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的爭議焦點如下:


一、關于被控侵權產品是否系錦雞公司制造、泰興錦云公司及嘉惠爾公司銷售


本案中,亨斯邁公司對其委托博維瑞通公司先后兩次從嘉惠爾公司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過程均進行了公證,博維瑞通公司與嘉惠爾公司簽訂的銷售合同、收款收據以及在物流公司現場提取的產品實物(即被控侵權產品)均能夠相互印證。同時,由被控侵權產品外包裝上貼附的物流單所顯示的信息以及網絡查詢該物流單號所得到的物流信息可知,證據3公證書所附之產品系2015年5月3日由高港分撥中心發往北京分撥中心,并于2015年5月6日由嘉惠爾公司工作人員簽收,證據5公證書所附之產品系2015年7月3日由高港分撥中心發往北京分撥中心,并于2015年7月6日由嘉惠爾公司工作人員簽收,與證據3、證據5記載的上述收貨過程亦能夠相互印證。雖然錦雞公司、錦云公司主張亨斯邁公司的公證取證過程存在如被控侵權產品的發貨地距離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的營業地址較遠,實際收貨地為“海淀區”而非物流單所顯示的“朝陽區”等瑕疵,以及亨斯邁公司與嘉惠爾公司可能系共同利益體,被控侵權產品存在被更換和掉包的可能性,但在被控侵權產品外包裝上明確顯示有錦雞公司的注冊商標“錦雞牌”以及“泰興市錦雞染料有限公司制造、泰興錦云染料有限公司經銷”等內容,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在庭審過程中亦確認其曾向嘉惠爾公司銷售過名稱為“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活性黑EDQ”的產品的情況下,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僅簡單地質疑被控侵權產品存在被更換和掉包的可能性,而未提交任何相關證據,故對其該項抗辯主張不能予以采信。故結合在案證據確定的相關事實,可以確信被控侵權產品系錦雞公司制造、錦云公司及嘉惠爾銷售具有高度可能性。據此,可以認定被控侵權產品系錦雞公司制造、泰興錦云公司及嘉惠爾銷售。


二、關于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了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


本案中,亨斯邁公司主張其曾采用高效液相色譜(HPLC)、質譜、紫外可見光譜方法,將被控侵權產品的樣品與已知化學結構的參照化合物GJC1138及化合物Novacron黑CI5Z-Mix(樣品編號1240)進行對比檢測;鑒于化合物GJC1138及化合物Novacron黑CI5Z-Mix(樣品編號1240)的混合物落入了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故若被控侵權產品的樣品含有化合物GJC1138及化合物Novacron黑CI5Z-Mix(樣品編號1240),即可得出被控侵權產品的樣品落入了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保護范圍的結論,進而被控侵權產品亦落入了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但是,雖然亨斯邁公司稱上述檢測樣品系其于公證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過程中取得,但該取得樣品的過程并未被記載于證據3、證據5的公證書中。亨斯邁公司對于其主張銷售染料產品時隨附產品小樣是商業慣例的內容應當承擔舉證責任,但亨斯邁公司對此并未予以舉證。即便存在亨斯邁公司所稱的該項商業慣例,亨斯邁公司亦未對上述樣品處于其保管之下直至送檢并作出檢測報告的過程進行公證,即亨斯邁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能證明上述樣品與被控侵權產品的同一性。因此,亨斯邁公司對上述樣品的檢測報告不能作為判斷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的依據。


亨斯邁公司主張即便其提交的上述檢測報告不宜作為定案依據,亦可對被控侵權產品進行鑒定,并當庭提出對證據3、證據5的公證書所附之被控侵權產品進行司法鑒定的申請。但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一百二十一條規定,當事人申請鑒定,可以在舉證期限屆滿前提出。申請鑒定的事項與待證事實無關聯,或者對證明待證事實無意義的,人民法院不予準許。本案中,被控侵權產品“活性特深黑S-R”出廠批號為NO.14209029,生產日期為2014年12月12日,有效期至2016年12月11日,“活性特深黑S-G”出廠批號為NO.15207030,生產日期為2015年4月22日,有效期至2017年4月21日,“活性特深黑C-G”出廠批號為NO.05207031,生產日期為2015年4月27日,有效期至2017年4月26日,“活性超級黑WNN”出廠批號為NO.15193105,生產日期為2015年4月23日,有效期至2017年4月22日,“活性黑WNN”出廠批號為NO.15197012,生產日期為2015年4月22日,有效期至2017年4月21日,“活性黑EDQ”出廠批號為NO.14192001。雖然“活性黑EDQ”的產品標簽未顯示其生產日期及有效期,但由其出廠批號可見,其生產日期應為2014年,加之亨斯邁公司、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均認可被控侵權產品已過保質期,故可以對該事實予以確認。在此基礎上,考慮到被控侵權產品作為活性染料產品,過長的保存時間以及可能的濕熱環境均可能導致該產品的化合物結構發生變化或使得該產品的組分產生不確定性,而亨斯邁公司提起本案訴訟的時間為2017年5月11日,本案的立案時間為2017年5月16日,亨斯邁公司提出鑒定申請的時間為2018年9月12日。由此可見,亨斯邁公司提起本案訴訟時,被控侵權產品的保質期即已屆滿。故被控侵權產品已經喪失了進行鑒定的基礎。鑒于亨斯邁公司負有證明被控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保護范圍的舉證責任,但其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現存被控侵權產品的組分與其在公證購買之時或在該產品有效期內時的組分具有同一性;加之考慮到亨斯邁公司明知被控侵權產品系屬活性染料,且被控侵權產品外包裝產品標簽上明示其有效期的情況下,仍于被控侵權產品已過有效期之時方提起本案訴訟,其行為亦難為正當,故對于亨斯邁公司的上述鑒定申請不予準許。


據此,亨斯邁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錦雞公司制造、泰興錦云公司和嘉惠爾公司銷售,錦雞公司許諾銷售的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


鑒于亨斯邁公司提出的停止侵權行為、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的訴訟請求均以被控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修改后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為前提,故在此前提不能成立的情況下,亨斯邁公司在此基礎上提出的各項訴訟請求均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綜上,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以下簡稱專利法)第十一條,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九十條、第一百零八條、第一百二十一條之規定,判決:駁回亨斯邁公司的訴訟請求。


對于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基本清楚,本院經審查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2015年5月11日,亨斯邁公司向一審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訴狀“被告實施了侵權行為”部分的全部內容為:“2015年5月6日,原告為維護自身權益,委托北京博維瑞通有限公司通過公證購買的方式,獲得了三被告制造、銷售的侵權產品,其中包括產品名稱為‘活性黑WNN’、‘活性超級黑WNN’、‘活性特深黑S-G’、‘活性特深黑S-R’、‘活性特深黑C-G’的染料各兩箱。2015年7月6日,原告再次通過公證購買的方式獲得了三被告制造、銷售的侵權產品‘活性黑EDQ’染料產品四箱。與此同時,錦雞公司還通過網絡渠道對前述侵權產品進行廣泛的許諾銷售。三被告的以上行為嚴重擾亂了亨斯邁公司專利產品的正常生產、銷售,同時也搶占了大量亨斯邁公司專利產品的市場份額,給亨斯邁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基于以上事實,亨斯邁公司請求一審法院:1、判令錦雞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許諾銷售,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立即停止銷售侵害涉案專利的染料產品的行為;2、判令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共同賠償亨斯邁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1億元;3、判令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共同賠償亨斯邁公司為制止涉案侵權行為的合理支出人民幣50萬元(包括律師費人民幣35萬元、公證費人民幣5萬元、調查取證費人民幣10萬元)。


在一審過程中,一審法院曾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了多輪的調解工作,但因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的訴訟代理人及訴訟主張發生多次變化,因此,雙方當事人最終未能達成調解協議。


2018年9月12日,一審法院對本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庭審筆錄第4頁的記載,一審法院要求亨斯邁公司明確訴訟請求以及依據的事實和理由時,亨斯邁公司明確表示其提起本案訴訟的事實與理由“詳見起訴狀”。在庭審過程中,亨斯邁公司雖然提及了其于2017年公證購買相關產品的事實,但并未明確修改起訴狀中有關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嘉惠爾公司實施被控侵權行為的事實依據。在回應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有關亨斯邁公司在本案中主張的“是文字侵權還是等同侵權”的疑問時,亨斯邁公司明確表示其在本案中主張的是“相同侵權”。


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要求保護以游離羧酸和磺酸形式存在的式(1a)化合物及以游離磺酸形式存在的式(2)化合物的混合物,而涉案專利說明書明確描述了式(1a)和式(2)化合物可為游離酸,亦可為鹽,如鈉鹽。在本院二審詢問過程中,亨斯邁公司明確認可涉案專利請求保護的是以酸的形式存在的混合物,但不認可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是“保護酸”,不認可“鹽不落在保護范圍內”。


亨斯邁公司在一審訴訟中提交的檢測報告顯示,其檢測樣品的黑色和橙色組分為鹽而非游離酸。


二審期間,亨斯邁公司未提交新證據。錦雞公司、錦云公司提交一份2015年7月25日泰州市科學技術局組織鑒定的《科學技術成果鑒定證書》,作為原審證據2的補強。亨斯邁公司對上述補強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及證明力均不予認可。鑒于該證據當事人在一審期間即可提交,故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納。


2019年2月25日,亨斯邁公司向本院申請延長舉證期限。經審查,本院認為該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五條第二款、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一百條的規定,于2019年2月26日書面通知亨斯邁公司對該延期舉證申請不予準許。


2019年2月25日,亨斯邁公司向本院提交司法鑒定申請書,請求對其于2015年和2017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的降解情況進行檢測和鑒定,以確定該產品是否適合進行檢測和作為侵權判定的依據。


針對該鑒定申請,錦雞公司和錦云公司認為,2015年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在錦雞公司和錦云公司收到起訴材料時,即已經全部超過了涉案產品的保質期;而亨斯邁公司2017年購買的所謂被控侵權產品,已經被南和縣工商行政管理局生效的行政決定認定為假冒商標產品,且亨斯邁公司在一審庭審過程中提交的調查報告亦可進一步證明該批產品為被處罰的商家購自一個廢舊的染料回收市場,因此缺乏與本案的關聯關系。亨斯邁公司在長達近兩年的訴訟過程沒有盡到舉證責任,在一審法院以亨斯邁公司未履行舉證責任而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的情況下,亨斯邁公司在二審期間再申請進行鑒定,屬于故意拖延訴訟的惡意行為,不應予以接受。而且,雖然存在超過保質期后仍然進行鑒定的在先案例,但產品過期之后鑒定的對象也僅僅是母核結構。而本案涉案專利所要求的保護范圍不僅僅是母核結構,還有產品的存在形式,即“游離酸”。錦雞公司所有活性染料產品都是“鹽”,連亨斯邁公司自己的產品也是“鹽”,且亨斯邁公司在涉案專利說明書中也強調了鹽的效果優于酸。活性染料容易水解,一般而言,水解不會對母核結構造成影響,但會影響酸堿度(PH值)。亨斯邁公司主張被控侵權產品只要包含了部分酸,就落入了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而時間越久產品發生水解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從這個角度看也不應當在產品超過保質期后再進行鑒定。


以上事實,有民事起訴狀、一審庭審筆錄、當事人提交的證據、延長舉證期限申請書、不準許延長舉證期限通知書、司法鑒定申請書等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三項規定,起訴狀應當記明“訴訟請求和所根據的事實與理由”。本案中,亨斯邁公司在向一審法院提起本案訴訟時,起訴狀載明亨斯邁公司主張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和嘉惠爾公司實施侵害涉案專利行為所依據的事實為其2015年5月6日和7月6日兩次實施的公證購買行為,并未包括2017年公證購買相關被控侵權產品的行為。亨斯邁公司的訴訟請求亦是建立在其2015年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等事實主張基礎之上的,并未涉及其2017年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事實。2018年9月12日一審法院開庭審理本案時,亨斯邁公司亦明確表示其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詳見起訴狀。因此,一審法院基于亨斯邁公司民事起訴狀所依據的事實理由以及當庭陳述,對亨斯邁公司在本案中提出的訴訟請求進行審理,不存在遺漏當事人訴訟請求或事實依據的情形。亨斯邁公司有關一審判決未就其2017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作出認定和論述構成重大事實遺漏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九十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本案中,亨斯邁公司主張其于2015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侵害了其享有的涉案專利的專利權,亨斯邁公司應當就此提交證據加以證明。


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其專利產品,或者使用其專利方法以及使用、許諾銷售、銷售、進口依照該專利方法直接獲得的產品。”第五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的內容。”


本案中,判斷被控侵權產品是否侵害涉案專利的專利權,應當首先確定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根據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記載,其要求保護以游離羧酸和磺酸形式存在的式(1a)化合物及以游離磺酸形式存在的式(2)化合物的混合物,而涉案專利說明書明確描述了式(1a)和式(2)化合物可為游離酸,亦可為鹽,如鈉鹽,故根據捐獻原則,亨斯邁公司不能將其僅在說明書中描述而未概括到權利要求中的式(1a)和式(2)化合物中磺基成鹽的技術方案納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在此前提下,若某一化合物在性質上并非以酸的形式存在,則可以直接認定其未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


在本案一審訴訟中,亨斯邁公司提交了其送檢染料小樣的檢測報告,用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但亨斯邁公司送檢的染料小樣,在其購買被控侵權產品的公證書中并無記載,無法確定該送檢小樣與被控侵權產品的同一性。亨斯邁公司主張購買染料時附送小樣是染料行業的慣例,但并未就此提交證據證明該行業慣例確實存在,而且即使確實存在這一行業慣例,根據該送檢小樣的檢測報告,檢測樣品的黑色和橙色組分為鹽而非游離酸。因此,依據亨斯邁公司提交的在案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修改后的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


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可以就查明事實的專門性問題向人民法院申請鑒定。當事人申請鑒定的,由雙方當事人協商確定具備資格的鑒定人;協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指定。”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申請鑒定,可以在舉證期限屆滿前提出。申請鑒定的事項與待證事實無關聯,或者對證明待證事實無意義的,人民法院不予準許。”


在一審庭審過程中,亨斯邁公司當庭提出對其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進行司法鑒定的申請,但一審法院基于其2015年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在2017年起訴時均已超出保質期,其在2018年庭審時提出鑒定申請明顯超期以及被控侵權產品系屬活性染料等原因,對亨斯邁公司的鑒定申請未予準許。一審法院的上述做法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確認。


二審期間,亨斯邁公司向本院提交司法鑒定申請書,請求對其于2015年和2017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的降解情況進行檢測和鑒定,以確定該產品是否適合進行檢測和作為侵權判定的依據。由于亨斯邁公司2017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是否侵權不屬于本案的審理范圍,因此,對其2017年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是否應予鑒定本院在本案中不予評述。對于亨斯邁公司2015年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雖然從技術角度而言可以對保質期屆滿后的產品進行鑒定,但是否進行鑒定,還應當綜合考慮包括以下因素在內的多種因素:一是提出該鑒定申請的時間,考慮當事人是否有充足的時間和機會提出鑒定申請;二是鑒定的結論是否會因鑒定時間的遲滯而發生根本性的影響,從而導致一方當事人因此而遭受明顯的不利;三是要綜合考慮舉證責任的分配,不能因此而根本改變法律規定的舉證責任分配規則及其法律后果。


本案中,雖然在一審庭審前,錦雞公司、錦云公司并未就亨斯邁公司2015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的酸堿特性明確提出異議,在一審法院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多輪調解且因錦雞公司、錦云公司的訴訟代理人及訴訟主張的變化而最終未能達成調解協議的情況下,在一審法院開庭審理本案前,被控侵權產品的酸堿特性并非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因此,亨斯邁公司未主動提出鑒定申請并無明顯不當。但是相對于被告,作為原告的亨斯邁公司有充足的時間搜集、論證、補充支持其訴訟主張的證據。在2017年提起本案訴訟時,亨斯邁公司應當清楚其于2015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均已超出保質期,并就能否依據已經超出保質期的被控侵權產品向被告提出侵權損害賠償請求做好充分的準備。尤其是亨斯邁公司在本案中請求的經濟損失賠償數額高達人民幣1億元,對于如此巨額的訴訟請求,亨斯邁公司在舉證方面應當更為謹慎,為訴訟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做好應對準備,而非訴訟程序啟動后根據被告的反應而臨時確定訴訟策略。因此,即使考慮本案存在雙方當事人在一審法院的主持下曾參與多輪調解的實際情況,亦不能認定亨斯邁公司缺乏充足的時間和機會提出鑒定申請。


法律所規制的是人的行為,而非有形或者無性的權利客體本身。在對行為進行規制時,法律必須使行為主體能夠預見到其行為的法律后果。因此在通常情況下,法律并不溯及既往。根據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專利權人有權禁止的是他人實施其專利的行為。在專利權的保護過程中,亦不能因行為人無法控制的后來出現的新情況,而溯及既往地將已經完成的行為認定為侵犯專利權的行為。當某一行為結束后,即使實施該行為而取得的產品,因外部環境改變或時間流逝,導致其物理化學屬性發生變化而落入某一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也不能因此而溯及既往地認定當初實施該行為的人侵犯了該專利權。雖然在超過保質期后仍有可能對相關產品的化學成分進行鑒定,但鑒定的對象通常也僅是該成分的母核結構,其與該產品生產及銷售時的實際狀況不具有必然聯系。而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在于被控侵權產品的酸堿特性并進而確定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到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保護范圍。因此從嚴格意義上說,應以專利權人公證購買取證之時作為判斷被控侵權產品是否侵權的時間點。當然,考慮到在實際生活中,根據產品質量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的要求,市場上所銷售的產品通常處于保質期內,而保質期內產品的品質特征通常保持不變,因此在產品保質期內,以公證購買方式取得的被控侵權產品為比對對象,判斷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了專利權的保護范圍,進而確定被控侵權產品的生產者、銷售者是否實施了侵害專利權的行為,不僅具有相當的合理性,而且更便于實際操作。因此,對于當事人對酸堿特性發生爭議進而影響專利侵權判斷的案件,通常應當在被控侵權產品的保質期內進行侵權與否的判斷,而且要確保被控侵權產品的保管方式符合產品說明書的要求。由于物質的酸堿特性受外部環境的影響有可能發生變化,因此除非有相反證據,否則不應將超出保質期的被控侵權產品作為侵權判斷的比對對象。基于此種考慮,在無其他證據進一步證明的情況下,不宜亦無須再對超出產品保質期的被控侵權產品的降解情況進行檢測和鑒定。


從舉證責任分配及其法律后果角度看,一審法院對各方當事人舉證責任的分配并無不當,在一審法院因亨斯邁公司未充分提交證據以完成其證明責任而判決其敗訴的情況下,二審法院若準許亨斯邁公司的鑒定申請,不僅將在舉證責任分配上過于傾向于原告而使被告處于更為不利的訴訟地位,而且也不符合民事訴訟法舉證責任分配規則的基本要求,損害法律的確定性和權威性。


綜合考慮以上三個方面的因素,亨斯邁公司二審期間提出的對其2015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降解情況進行檢測和鑒定,以確定該產品是否適合進行檢測和作為侵權判定的依據的申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對此不予準許。


在此基礎上,亨斯邁公司關于其2015年公證購買的被控侵權產品侵害其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相應地,亨斯邁公司包括錦雞公司通過網絡渠道對前述侵權產品進行許諾銷售在內的其他訴訟請求亦不能成立。


綜上所述,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裁判結論適當,本院予以維持。亨斯邁公司的各項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對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五十四萬四千三百元,由亨斯邁先進材料(瑞士)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周 波

審 判 員  馬 軍

審 判 員  張玲玲

二〇一九年四月二日

法官助理  薛黎明

書 記 員  金萌萌


來源:IPRdaily綜合第一紡織網、中國文書網

編輯:IPRdaily王穎          校對:IPRdaily縱橫君


索賠2億元!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點擊圖片,查看專題詳情!


索賠2億元!亨斯邁再訴錦雞侵犯其活性染料專利

「關于IPRdaily」


IPRdaily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知識產權媒體,致力于連接全球知識產權與科技創新人才。匯聚了來自于中國、美國、歐洲、俄羅斯、以色列、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等15個國家和地區的高科技公司及成長型科技企業的管理者及科技研發或知識產權負責人,還有來自政府、律師及代理事務所、研發或服務機構的全球近100萬用戶(國內70余萬+海外近30萬),2019年全年全網頁面瀏覽量已經突破過億次傳播。


(英文官網:iprdaily.com  中文官網:iprdaily.cn) 


本文來IPRdaily綜合第一紡織網、中國文書網并經IPRdaily.cn中文網編輯。轉載此文章須經權利人同意,并附上出處與作者信息。文章不代表IPRdaily.cn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565187.buzz/”

清嘉投稿作者
共發表文章2271
最近文章
共克時艱!IPRdaily推出「T50品牌計劃」
AD
關鍵詞
首席知識產權官 世界知識產權日 美國專利訴訟管理策略 大數據 軟件著作權登記 專利商標 商標注冊人 人工智能 版權登記代理 如何快速獲得美國專利授權? 材料科學 申請注冊商標 軟件著作權 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 專利侵權糾紛行政處理 專利預警 知識產權 全球視野 中國商標 版權保護中心 智能硬件 新材料 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 躲過商標轉讓的陷阱 航空航天裝備 樂天 產業 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 著作權 電子版權 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 中國專利年報 游戲動漫 條例 國際專利 商標 實用新型專利 專利費用 專利管理 出版管理條例 版權商標 知識產權侵權 商標審查協作中心 法律和政策 企業商標布局 新商標審查「不規范漢字」審理標準 專利機構排名 商標分類 專利檢索 申請商標注冊 法規 行業 法律常識 設計專利 2016知識產權行業分析 發明專利申請 國家商標總局 電影版權 專利申請 香港知識產權 國防知識產權 國際版權交易 十件 版權 顧問 版權登記 發明專利 亞洲知識產權 版權歸屬 商標辦理 商標申請 美國專利局 ip 共享單車 一帶一路商標 融資 馳名商標保護 知識產權工程師 授權 音樂的版權 專利 商標數據 知識產權局 知識產權法 專利小白 商標是什么 商標注冊 知識產權網 中超 商標審查 維權 律所 專利代理人 知識產權案例 專利運營 現代產業
本文來自于iprdaily,永久保存地址為http://www.565187.buzz/article_24769.html,發布時間為2020-05-19 10:19:57

文章不錯,犒勞下辛苦的作者吧

    我也說兩句
    還可以輸入140個字
    我要評論
    回復
    還可以輸入 70 個字
    請選擇打賞金額
    英超网络直播